blissful

Just another boy.

[TG] 鹤唳

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





 鹤唳








权志龙近来总想起过去的事。




他整日奔波于家、画室,以及各种亲朋的送别宴之间,几乎没什么睡觉的时间。却不觉得累,离开的日子定下来之后,他反而没有了之前的焦躁,计划中的事情顺理成章一件一件地办完了。




一些去过军队的哥哥们一遍遍地向他唠叨着到了那里之后要带的东西,要守的规矩。




李胜利在某个傍晚搬来了一整箱女团签名专,嘱咐他必须带着,等到了军队这就是排面。语气听起来比那些前辈更像前辈。




权志龙笑嘻嘻地照单全收,又板起脸来摆上leader的架子叮嘱了他好一会儿,才把他送走。




其实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知道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一到休息时间,崔士兵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事无巨细地跟他描述自己在军队的见闻。




他那会儿听得可起劲了,哪像现在,只会有一搭没一搭地附和。










等到终于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瘫坐在地毯上,双手撑在身后对着头顶上那盏灯发呆。
















羁绊。




权志龙启动车,一面打开暖风烘着身上被刚刚分手的女友淋上的酒渍,一面在慌乱中接着经纪人打来的电话。恍然想起了这个词。




胜铉哥失踪了,半小时后的电影行程该怎么办呢?




他几句话安抚了电话那边的无头苍蝇,驾轻就熟地驱车驶向了自己的公寓。第一百零一次在自己家的浴室里捞出了睡得正香的崔胜铉。




在衣柜里翻出一套合身的西装,把睡得全身僵硬的演员大人打扮一番推出家门后,权志龙开始回味这个词。




外人眼中的权志龙,粉丝遍布整个世界,朋友遍布天南地北。他是全宇宙的宠儿,有花不完的钱,使不完的爱。




事实上,他的每一段恋爱关系都只能维持及其短暂的时间,然后在女孩忍无可忍地控诉或者泼过来的各式各样的酒水中终结。




至于朋友,来来去去,走走停停,到最后,也就成了手机里一串几乎不会再响起的数字。




这世界上,人与人的关系多有多脆弱呢?误会、距离、时间,甚至可能仅仅一句话,就能毁掉一段关系。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这些年来仍有很多没有变过的东西。




比如,他的BIGBANG。




没错,他的BIGBANG。




他喜欢这么说,倒不是为了宣告所有权,也不是因为他是队长。他只是觉得,他这三十年的人生里,与他羁绊最深的,就只有BIGBANG。




那四个成员,有他宠爱了十多年的弟弟,有与他相濡以沫的兄弟,还有,崔胜铉。




该怎么定义崔胜铉呢?




他与他保持着这样见不得光的关系已经多久了?




在他第一部电影的庆功宴上,两个人都喝多了酒。残余的理智只足够将他们带回家,接下来一切的荒唐都那样顺理成章,以至于在理智短暂的回光返照时,箭已经在弦上了。




第二天早上崔胜铉说,你该对我负责。




权志龙痛得浑浑噩噩不知所言。




后来权志龙义愤填膺地问,你要我负责什么。




崔胜铉把新买来的椅子搬到床边,堂而皇之地答,我可是因为你才去当演员的。




哦,——原来不是那回事——那好吧,我负责。他觉得好笑,挠了挠后脑勺就笑了。




崔胜铉安置好他的宝贝椅子,转过身来把还在傻笑的权志龙揽进怀里,替他理了理脑袋上胡乱支棱着的头发,在他耳边柔声说道,你想让我负责的话,我是愿意的。




滚!














“如果要选的话,G-Dragon xi会选择跟成员里的谁谈恋爱呢?”




出道这些年,被问到这类问题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那时候他的答案永远是崔胜铉。一开始是想逗他笑,后来是情不自禁地想夸他,再后来,习惯吧,饭们习惯了,他也习惯了。




这是每个爱豆组合都会遇到的问题,选一个成员,说两个他的优点,完。没人当真,听者没当真,崔胜铉没当真,就连他自己,也从没当真过。




一次采访中又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在那句“TOP xi”脱口而出之前,他恍惚了一下。




——这次说说别人吧,太阳?胜利?大声?算了算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于是仍旧是“TOP xi”。




为什么崔胜铉就可以呢?他默默深呼吸,调整着自己失控的心律,身边崔胜铉又被cue模仿尹文植了,他笑得前仰后合。




——因为他的声带模仿最好笑吧。




他躲着镜头一下一下抠着被自己咬秃了的手指甲。




对那人多年以来小心翼翼的珍视与喜欢,那一刻在他的心中疯狂地叫嚣着,风声鹤唳。










电话铃声切断了他的思绪,扭头望望窗外,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




这个季节的夜晚总来得猝不及防。




——时间对他从不优待。他无数次祈祷着离开前的每分每秒都能被拉到无限长,它却仿佛是加快了节奏,步履不停地往前走着。




他关掉手机,忽略掉新一轮送别宴的邀约,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走到露台的沙发前再次坐下。












那个穿着肥大T恤的小男孩便向他走来了。




——他仔细一看,不是他自己,他那时候可没那么胖,事实上他权志龙可从没那么胖过。这么想着他便笑了起来。




小男孩看他笑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继而把装在书包里的一盘录音带递了过来。




郑重其事的模样,像是把自己的人生都交给他了。




十多年来,权志龙没再向崔胜铉提过这件事。




其实他很想问,你后悔过吗?把那盘录音带交给我,把人生也一并交给了我。




——尤其在他那些只能跟玩具熊讲话,跟超级玛丽做朋友的日子里。




如果问的话,他会怎么回答呢?那个时候的权志龙不知道。




直到后来,他深夜无聊,一个人看他们十周年的大电影,听见崔胜铉对着镜头说,“我们五个人,可能是为了成为BIGBANG而生的”,表情是少有的真挚。




他松了口气似的笑了一下,继而又哭了。




权志龙从还在牙牙学语时就被母亲送到了摄像机面前,那会儿他就不会哭,需要被带去卫生间里打几下才能流几滴假惺惺的眼泪。




可以说他此前的整个人生,都是在那个吃人的圈子里摸爬滚打着度过的。他早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所有的情绪都毫不浪费地发泄在他的音乐里了。




而那一刻的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激动情绪冲刷着,毫无办法地呆望着屏幕里那张熟悉的脸,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门外响起了密码锁被开启的声音。




权志龙抬手喝掉杯子里最后一点水,转身望着那个霸道地侵占了他所有回忆的人微笑着向他走过来。




手机怎么关了,大家都在等着呢。




他走到衣帽间想为他找一件挡风的外套,口中还在絮絮叨叨,李胜利非要准备了一个蛋糕,还要在上面肉麻兮兮地写上BIGBANG forever,我去店里订蛋糕的时候都没好意思摘掉口罩。




权志龙放下杯子,走过去轻轻抱住了那人忙碌着的背影,消瘦的脸颊贴在那人温暖的背上。










我好开心啊崔胜铉。






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都在失去,而我仍旧拥有着你。






END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01我们都爱把生活活成自己最不想要的模样

权志龙和崔胜铉吵架的那个晚上,权志龙气得夺门而出,生活的琐碎总是容易惹得两个人针锋相对。
不是没想过在一起过后磨合总是很缓慢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磨合好也太说不过去了,权志龙如是想到。
其实他们本不该吵架的,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计划好了去济州岛旅行,临行前却被一通电话打扰。
崔胜铉总有些朋友权志龙不想去管,也限制不了,可并不代表他不在意。崔胜铉在接了那通电话过后突然说要出门,权志龙问是谁,在崔胜铉支支吾吾很久过后,权志龙突然就知道了准是哪个演员朋友又是觉得心情郁闷,想要和崔胜铉互诉衷肠。
这个月第三次了,权志龙想自己再体贴,也不能这么体贴吧?
“你说,崔胜铉是不是太过分了?”坐在济州岛的咖啡店里,权志龙问着对面的李秀赫。
权志龙猛倒苦水,从早期的崔胜铉房间不整理都是自己整理的,到后来行程不愿意去都是自己挡着的社长,再到后来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自己表白的…一路说了过来,李秀赫丝毫不怀疑权志龙能在这里说上一整天,不带重复,说不定还押韵。
在权志龙说出比谁上谁下这个问题即将再往前一步的时候,李秀赫的脸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笑话,他李秀赫虽然八卦,但也不想听人家的床第之事。
于是他一个冲动,抬手就捂住了权志龙的嘴巴,看着权志龙眨巴着眼睛委屈地望着他。
“你啊…”
“我怎么了,这事错的是崔胜铉,李秀赫,你说是不是?”权志龙扒开李秀赫的手,还没等他说完就又继续说了下去。
“不是你自己说的,给彼此留空间,你们俩充其量就是炮友,你自己不想承认的情侣关系,不想结婚不想公开,胜铉哥不都听了你的,有时候还想问问你就见个朋友,你是以什么身份去问、去管?”
对面长长的不讲话,李秀赫知道自己这话说得重了些,起身拍了拍权志龙的背,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权志龙在怕什么。

“我们都爱把生活过成自己最不希望的模样,不知道听谁这样讲过,如今想来,真是讽刺。我喜欢崔胜铉这许多年来,苦乐参半,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一直以来都希望他在我身边,可我自己什么都不敢给他,以后他也会离开我去别人身边吧?”权志龙望着济州岛的天空,想起之前崔胜铉拍的一组广告,他背着行囊去往远方,孤身一人。
突然之间,权志龙就失了神。


02这些年,无人伴他以歌,无人伴他以酒,到最后,竟也无人伴他共白头

那一年,他回来的时候,权志龙没有去接他。听大声说他瘦了一点,但是精神状态还不错。
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权志龙正在录音室给新团录音,几乎是手抖着接的电话,话还未出口眼泪真的要掉下来,印象里自己也不是爱哭的人,但碰到那个人总是不像自己。
对面传来浅浅的呼吸声,一派静默之中出了声,一开口的声音是连自己也没想过的嘶哑,“哥…”
“很忙吧?这次回来都没见到你…”
权志龙不知该如何回答,低着头抠弄自己的指甲。
“只是有些想你了,给你来个电话,我要走了,再见,志龙。”说完也不听权志龙的回答一把挂了电话,毫不犹豫地关了机,只是指尖有些发白,嘴唇有些发白,但是也没关系,一个人过了三十年了,也习惯了,那个人总是不愿意陪在自己身边的,他爱热闹而自己爱孤独,他的前半生抓着所有世间的闪亮,而他的后半生也注定和自己走不同的分叉。
崔胜铉看了看自己左手无名指的那只素圈,是有一年他们出去旅行,他觉得喜欢买的,从来没有同时戴过,现在想来多像他们啊,从来不能一起出现的他们,真的是不会一起走到最后。崔胜铉抬手摘下了戒指,这一生,都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伴自己白头了吧。
也不是,以前每次的小分队都是白发,也算是一生了吧。
崔胜铉如是想到。

03幸之幸之

权志龙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藏起来。
这是崔胜铉写的曲子,第一段结束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他的崔胜铉,终于把自己满身的戾气和尖锐藏进温柔的音符里。
这一瞬间,权志龙真的心疼的想哭。谁也没想到,崔胜铉会写这样的一首情歌,曲调缓慢,就连rap都是温柔的,没有一点点锐利,让人听到想哭。
更没想到,他没有自己唱,而是给了新男团。
社长让权志龙给这首歌录音,权志龙几乎是咬着牙拒绝的,他可以面对坏脾气的崔胜铉,却完全面对不了一个温柔到极限的崔胜铉。他把温柔都写进了歌词,把欢笑都写进了歌词,把苦涩都写进了歌词,而歌词里都是权志龙,一个字一个字全是权志龙,权志龙怎么能录这首歌?
这首歌面世的时候取得了很好的反响,是与之前yg的风格完全不同的歌曲,当看到作词作曲时,人们更是震惊,“怎么会是崔胜铉呢?”“崔胜铉怎么会写出这么温柔的歌?”“这不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我的崔胜铉,怎么可能温柔到这个地步?
这首歌的舞台是崔胜铉亲自设计的,一如多年前的no singal,饱含着深情。不同的是多年前用嘶喊表达深情,今次却用柔软直击人心。许多年前,李秀赫就说过,最怕崔胜铉动了真情,这个人一旦动感情,怕是要把自己整颗的真心都送上。权志龙记得了前半句,却忘了李秀赫当时还说了后半句。
秀赫说,可要是崔胜铉下定决心要忘了这个人,怕是任何人都挽留不住。此刻的权志龙真的完完全全体会了这句话。
崔胜铉为了这次舞台特地回国,一一核对舞台、灯光、背景、舞蹈、走位…练习室不知道呆了多久,细节也不知道改了多少次。
kush哥还开玩笑地问他,既然这么重视,怎么不自己录音?彼时权志龙就站在kush身边,崔胜铉轻轻扫了他一眼,朝kush笑了一下就低下了头,睫毛垂在眼睑上,一瞬间,权志龙以为他要哭。
签了合同首场表演是MAMA,权志龙照理今年是不用去的,但他硬诌了个名堂去了,看着彩排的时候就格外严肃的崔胜铉,一时之间竟有种回到小分队的时候,那时候的崔胜铉对于音乐也有很大的执着,寸步不让,常常让两个人因为分歧而争吵,如今想来竟也不过昨日,却分明与今日不同。
首场表演很成功,新男团因此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社长很高兴,大手一挥就组织了一场聚会。
当晚权志龙滴酒未沾,崔胜铉却喝到烂醉,他望着权志龙怔怔落泪的时候,权志龙已经呆了,他没醉却像已经饮了千杯酒,脑子里全是混的。崔胜铉扑过来抱住了他,窝在他颈边喃喃叫他的名字,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咸湿的泪水,为什么权志龙知道是咸的呢,因为他也就是突然落了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永裴和两个弟弟远远地看着晦暗灯光下紧紧拥抱的两个人,突然也是眼眶晦涩,这么多年旁人都觉得辛酸,更何况是处在风暴中心的两个人。
外界评价这首歌是崔胜铉作为制作人以来少有的温柔曲风,像是一只温柔的野兽。权志龙觉得这个评价很是中肯,外表温柔,内里偏执,像只野兽,疯狂和温柔糅合在一起,表面都是软肉,内里却全是刺,深情里满是疼痛,疯狂里全是绝望。
记得那场舞台的最后,全场灯光全熄,只余台上一盏灯光,台上没有歌者,只有声音直击人心“没有你的首尔是荒凉的沙漠”,最后一声没有伴奏,惨白的一句剖白,最是动人心,这句话是崔胜铉的声音。然后灯光全熄,崔胜铉站在台下,看着台上的灯光熄灭,就像他生命里最亮的那束光熄灭了一样,他禁不住四处去找权志龙的身影,找了一圈最后却发现自己心尖上的那个人正躲在自己脚边,哭得满脸都是泪。
崔胜铉想,啊,就是这个人啊,误了我十几年,抓着我的心,不肯放又不肯给,他慢慢弯下腰,抱住了自己一生的幸运。
这首歌叫幸之幸之,幸而遇见你。
却再也没有然后了。


04还回来吗?
有机会吧。
等你结婚,我一定做你的伴郎。

多年后,权志龙结婚,给崔胜铉寄了喜帖。崔胜铉回信恭喜,随书寄回喜帖和多年前的那枚素圈。

原以为可以微笑祝福,却原来连到场都做不到,更不用说那个离新郎最近却离你最远的伴郎的位置了。

多年前,你问我,还回去吗?
权志龙,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每一次你都拒绝了我。
你看多年前我们吵架,然后分开,是你抛下我去了济州岛;
几年前我回国打电话给你,你什么也没说,我关了手机,你知道我的私人号码,那个号码只有你一个人,你没有打,我没有关机;
前几年,我写了一首歌给你,抱着你哭,你问我还回不回来,我说你结婚就回来,你就真的结婚了让我回去…
这些年来,都是你先拒绝了我,我努力了前半生,不想再因你的躲闪而再这样过下半辈子,你结婚了也好,就此生不见。

End.

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





我就等在这里,管他疾风骤雨,管他茕茕无依。






我不走,走了我又能去哪儿啊。




我穷极所能的一场热爱,只给得起你一个人。







李白🐰:

💕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愿你惦念的人能和你道晚安,愿你以后的岁月不孤单💕
—你离开的第108天☀️

*崔胜铉服役相关整理

白纯灵:

1.8M原图存档



兵营生活馆及内部




盥洗室和洗澡间




兵营食堂




习武馆内外





福利设施



咖啡屋(市场价格的一半)以及邮局



享受全球美食



宴客厅&客房


最初补给



季节性服装类(主要产品)考虑支付



也有大型洗衣机烘干机等




关于饮食


一天训练兵一个人的金额



一天训练兵一个人吃的量



一日摄取营养(没力气翻了,反正就是很营养?



保质保量保安全






医务室



宗教活动


基督教



今日170216整理
一则新闻
「TOP制服上的名牌位置为何与其他人相反,原因是...


根据网友与媒体所指出的TOP名牌位置事件,军队训练营的发言人表示 “士兵制服上的名牌位置是依据所属的连队而定的”


TOP所属的第25连队发言人向KBS新闻表示,“TOP所属的第25连队1号中队的名牌位置应该是绣在制服右边的。新兵崔胜铉可能搞混了或不小心绣在另一边,我们会确保通知他的”」


网址>>>http://mn.kbs.co.kr/mobile/news/view.do?ref=A&ncd=3430052


两则韩方留言(?)

在训练营中,一位被分配睡在TOP旁边的同伴告诉TOP “你必须说军事用语 (以 “da"或"kka" 结尾的句子)”


TOP听后便开玩笑说,“Eh ra mo reuh get DA~ (FXXK IT 的韩文发音)


这位同伴也表示很高兴睡觉的时候能看着TOP的脸。😂😂



吃饭的时候,大家一直盯着TOP看。结果教官受不了并告诉他们够了也别再看了因为他们比TOP更好看。TOP饭吃的很好。


来自bb.translation

白纯灵:

CHOA 62号
杨菊花采访简翻
*翻译这段只是因为看了之后,觉得志龙真是非常非常好的队长呀😭😭

"14-15年japan dome tour,有VI单独表演的DJ舞台,那个时候我觉得凭他一人之力活跃容纳55000人的场馆气氛实在是很大的负担。我就和GD商量说“虽然这样但有点不安呐…”这样说了之后,(志龙)立刻生气地对我说“VI的事,BIGBANG的事,我是最最清楚的了。他肯定可以做到的,你不会想破坏他的这个机会吧?”那样生气地志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那之后,志龙为了帮助VI,在DJ舞台的设计等方面出力。总之表演很成功,饭也很开心。初次DJ舞台体验成功的VI开始在世界各地做DJ。"

Three Years.

1、
权志龙去服兵役的前一天晚上,给崔胜铉打了个电话,权志龙不确定这通电话是否会接通,但幸好,崔胜铉还没睡。
“哥,我明天也要入伍了。”
“嗯。”也许是累了,崔胜铉的回答很短。
“哥,我要带点什么吗?”
“不需要。”
“哥,你说我要带几套衣服?”
“随便你。”
“哥,那边的宿舍啊浴室啊干净吗?”
“还可以。”
“哥…”
就在权志龙还想喋喋不休问个不停的时候,崔胜铉终于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志龙,你不用太紧张,就把自己想成平常人的工作作息就可以了,志龙,你放轻松。”
对面久久没传来回应,就在崔胜铉觉得权志龙这次可能真的很紧张,就想着要不再出声安慰一番?
“志龙啊…”这个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的那人截住了话头。
“哥,你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这个话你上次问过了。”
“我只是,想再听你说一遍,你很好。”
崔胜铉微不可闻的又叹了口气,却也乖乖地顺着对面小孩的心意。
“志龙,我这一年,过得很好。”
“嗯,那就好。”
“…”
权志龙发誓这停顿的几秒是他这段时间最难熬的几秒,他原本不是想问这个的。上面那通废话他早就被关系很好的退伍的大哥们叮嘱了很多次了,还有那个什么狗屁你过得好不好,难不成崔胜铉过得不好你还能冲进去把他捞出来啊?
权志龙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的是很蠢。
他想问的,明明是…

“就是,有些想你。”脑电波正在疯狂旋转的权志龙突然被这么一句低低的话砸的愣是停止了虽有脑内的工作。
“诶?”
“没事,志龙,一切都会很好的。你不要担心,你会很好。我…也会很好。”显然,崔胜铉没有打算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抛下一段话就说自己有点累要睡了。
挂电话的前一秒,权志龙终于反应过来,几乎是靠吼的急急的喊出“我也很想你,崔胜铉!”说完就不等崔胜铉的反应,又急吼吼地挂了电话。
崔胜铉听着对面传来的忙音,想着对面小孩此刻肯定满脸的红晕,脸上的大坑笑了出来。
闭上眼睛,却有点睡不着了。
他还真的有点想权志龙了。
可能也不是有点。
是…很。
很想
很想
权志龙。
他想,三年好长啊,才过了三分之一。

2、
崔胜铉退伍的那天权志龙当然不能去接他,就像权志龙入伍的那天崔胜铉也不能去送他一样。
于是,权志龙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
“喂,志龙…”
“哥,听说你今天退伍。”
“嗯。”
“哥,这里的宿舍挺干净的,我过得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
“嗯。”
“哥,我和其他人相处的都很不错,你可以放心。”
“嗯。”
不痛不痒地报告自己最近的近况的权志龙觉得自己真是很无聊,说这些做啥。
他想说的明明是…

“志龙…”
“嗯。”听着对面小孩突然转低的情绪,崔胜铉想,他家小狮子肯定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
“志龙,我会很乖的。你也不用担心我。”带着一点暧昧不明的语气调戏着对面的自家小孩,崔胜铉的心情变得异常的好。
“啊啊啊啊,哥,你说什么呢,我…我…!我才不是这个意思打电话给你的!”说着,啪得一声挂断了电话。
崔胜铉又笑出了两个大坑,他想他家小狮子真是可爱,却没立刻放下手中的手机。

电话的又一次响起很明显在崔胜铉的意料之内,他不紧不慢地接了电话。
“崔胜铉,虽然我不是因为担心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才特地打电话过来的…!”
“嗯,我知道。”崔胜铉嘴角的笑意真的是怎么压都压不住。
“但是!你不许在外面四处留情。虽然你没这个意思,但是有很多小姑娘会被你的外表所欺骗!所以为了她们的安全,你还是找庆一哥他们一起玩比较好。”听着对面自家小狮子听起来一本正经的为他人着想的话,崔胜铉想他家小狮子真的超级无敌可爱啊。
忍着笑意答应了下来,权志龙却还没放下电话,沉默了几分钟后崔胜铉觉得权志龙好像真的有话要说。
“哥哥…”
“嗯”
“你会等我吧?”崔胜铉想他家小狮子到底是有些紧张的。
“嗯。”
“你真的会等我吧?”
“嗯。”
“崔胜铉,你一定要等我!”
对面久久不见回音,权志龙急了,“崔胜铉,才一年而已,我也一个人一年的,崔胜铉,你…”
“志龙…”被低低的喊了一声的权志龙的气势一下子就低了下去“嗯,哥。”
“我会等你的。
你回来的时候也会去接你。
志龙,别怕。
我会一直在。”
寥寥几句,说得权志龙差点哭出来,他勉强应了一声就挂了。
一年前的那通电话就想问的,崔胜铉你会不会等我。拖到今天才真的问起,权志龙想他是真的有一点害怕的。
被挂了电话的崔胜铉拿着手机出了神,他想,这三年,还真的有点长,才过去三分之二。

3、
权志龙退伍的那天,崔胜铉如约去接了他。
道路两侧都是来接权志龙的粉丝,崔胜铉不得已只好叫司机把车停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下车徒步走到路边等他家小可爱出来。
今天他穿的很低调,居家的很,不仔细认得话根本认不出来。
刚站定就看到权志龙伸长着脖子四处在探寻,他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权志龙看到崔胜铉,高兴地直接冲了过来,崔胜铉望着朝自己跑来的小孩,心下却在思量,嗯,有点瘦了,还有点黑了,回家得好好补补。
权志龙扑过来的时候力道太大,差点扑的崔胜铉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最近有好好健身,崔胜铉想。
他接住怀里的小孩,在看到四处逐渐聚拢的眼神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搂着自家小孩躲回车里。崔胜铉想这三年过得太随意了,都快忘了自己和怀里的这家伙是爱豆了。还好自己机智跑得快。
两年的军队生活也很显然让权志龙忘了三年前他们不熟同事的关系,根本没意识到刚才的危机。他一上车又兴奋地扑进崔胜铉的怀里。
甜甜的喊了一声哥过后,就开始絮絮叨叨说自己这两年的生活。
崔胜铉笑嘻嘻地听他讲一堆琐事,叽叽喳喳的感觉很幸福。
然后,幸福的崔胜铉搂紧了怀里的自家小狮子,吻了吻他的额头,笑着说“志龙,我很想你。”
权志龙同样回吻了崔胜铉,也笑着说:“哥哥,我也很想你。”
崔胜铉想,这三年其实也挺快的。
这不,一眨眼,他家小狮子又在他怀里了。

4、
再见时,
一定会带着最温暖的笑意,
迎你归来。

我们彼此约定好的。
所以,别怕。

end.

//薄雾.

1、
权志龙对崔胜铉说:哥,我想结婚了。
崔胜铉嗯了一声说恭喜。
“哥,你还没对那个人说吗?”
“嗯,没有”
“那哥,你要说了吗?”
“不说了”
“为什么?”
“没那个必要了”
“…”
“他要结婚了”

2、
权志龙一直在忙结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忙得飞起,喜帖、宾客邀请、礼服好多好多好麻烦的。
好不容易订好了最后婚礼的地点,才终于想起来还没跟永裴和弟弟们讲自己要结婚的事情。

嘟…嘟…嘟…
“喂…”
“永裴啊!我要结婚啦!”兴奋的小奶音穿过电波传到了永裴的耳朵。但出乎意外的永裴没有立刻回答,大段大段的沉默过后志龙有点慌。
“永裴?”
“想好了吗?”
“我都要结婚了我肯定…”
“你爱她吗?”
一长段的沉默过后永裴以为不会再等到志龙的回答,却意外地听到了自己竹马轻轻的一句不知道,然后电话就挂了。

3、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秀赫还在海外跑活动,回韩国的第一时间就就找了崔胜铉,崔胜铉照旧在家里喝红酒还问秀赫要不要一起喝,心情看起来没什么不同,让秀赫觉得自己的担心是不是多余的。李秀赫接过红酒杯坐了下来,然后他觉得不对劲。
“哥,你这头发…怎么又变白了?”
崔胜铉讪笑了一声“这不是…志龙要结婚了,我再染次白头发,以后…都不染了。”

4、
权志龙快举办婚礼的前几天,崔胜铉去了巴黎,准确地说是逃去了巴黎。
还记得几天前志龙请他们几个吃饭笑嘻嘻说要他们做伴郎,朋友们都说好啊好啊,只有崔胜铉说志龙啊,不好意思,你那天结婚我有工作,去不了。志龙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5、
姜大声找了权志龙一起吃饭,权志龙觉得很神奇,却也答应了下来。
大声说哥,本来你结婚我真的应该说恭喜的,可是我真的有一些事情想告诉你。前几天top哥半夜喝醉酒给我打电话,对我说他等了一个人十几年,从少年等到成年,等到他退伍,却等到了他结婚,他还没说一句喜欢。
大声说哥,top哥退伍以后没有签任何公司,没有发表任何音乐作品,他怕我们以后不在一起,他怕他选择的地方不是我们想选择的,他怕…你和他不能再在一起了。
大声说,top哥说如果你要结婚,只要你爱那个人只要你幸福,他没关系。
大声说,可是哥…你真的爱她吗?
权志龙愣在原地,一时缓不过神。

6、
自从定下结婚以后,权志龙就很少去夜店了,今天的心情却异常地烦闷,于是在接到羊羹的电话说为了哀悼即将逝去的单身生活的趴的邀请时,权志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到了酒吧却只是坐在那里默默地喝酒,羊羹几次想拉他去玩,见他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只得作罢。
权志龙在想事情,很认真地思考他和崔胜铉的这十几年。小时候的邻居,长大后第一次见到的tempo,后来的胜铉哥,bigbang的TOP。权志龙知道他从第一次听到崔胜铉唱rap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他,带他一起进yg是为了让他们的梦想一起发光,也是为了…能在一起;出道后为了共同的音乐梦想一起努力,2010年的兔子专,天知道他有多么开心;2011年的低谷,他怀疑自己否定自己的时候,是崔胜铉的一个拥抱和默默陪伴让自己撑过了那段岁月;后来是什么样的呢,各自有了女朋友,因为各自的行程聚少离多,直到15年回归,然后各自入伍。崔胜铉入伍的时候他去送了,他退伍的时候崔胜铉也来接他了。然后就是他要结婚。中间曲曲折折十几年,他权志龙不是没感觉到崔胜铉待他不同,也想过要和崔胜铉说得清楚明白,可是每次都想再等等吧,再等等吧。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狮子竟然也会胆怯,说出去大概也没人信吧。可是,他权志龙唯独在对待崔胜铉时会犹豫,会考虑,会考虑他说了倒是说了个明白,然后呢,如果不喜欢被拒绝了干脆就维持不熟同事关系,反正他们也这么干过。但要是崔胜铉答应了怎么办,在一起了然后呢,他们…有未来吗?
会不会…最后还是敌不过现实,各自安好?
会不会…最后都不能在一起?
权志龙不敢想了,不敢说了,不敢…喜欢了。
因为还不如没有拥有过,
还不如做一辈子挚友,
至少还能在一起一辈子,不用担忧,不用害怕。

7、
崔胜铉想了想,权志龙的婚礼他还是要去的,作为挚友也应该说一声新婚快乐。于是挑了几幅权志龙喜欢的画,买了权志龙最近心心念念的那只手表,前段时间喜欢的一个戒指,这个月权志龙肯定忙着婚礼没时间买衣服要不再买点新出的衣服鞋子?崔胜铉想问问说最近权志龙有没有新看中的东西,他给带回来,直接打电话给权志龙他是不敢的,
于是…“秀赫啊,最近权志龙有没有看中的东西啊,我想给他买点礼物。”
“…”
半天没人回应,崔胜铉等了一会,准备再问一遍的时候,传来了轻轻的一句“哥。”崔胜铉一个激灵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这…是他家小狮子的声音。
是半个月没见的权志龙的声音,崔胜铉的眼里突然出了点水汽。为了不让权志龙发现异常,他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
沉默了许久,权志龙先开口说了“哥哥,你回来就好,不用…给我带礼物的。”声音又轻又软,恍惚之间回到以前他们偶尔吵架的时候,权志龙也是这个声音软软地说我们不要闹了,我们和好吧,哥哥。
崔胜铉最难拒绝的就是权志龙轻软的撒娇,刚想微笑着说好的时候,权志龙说“只要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就好”,崔胜铉的心一下子就摔进深深的沼泽,再大的力气再大的决心都拔不出来,崔胜铉嘴边的弧度一下子就僵硬起来,脑子里轰的一声全是那天权志龙说要结婚的场景。
崔胜铉想自己做决定回去参加婚礼和权志龙邀请自己参加他的婚礼到底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呢,崔胜铉也不知道。
也许是崔胜铉终于知道,这次他们不是吵架了,这次是他…在逃避。
他们…终于还是回不去了。

8、
崔胜铉从巴黎回去的消息只告诉了李秀赫一个人。
权志龙的婚礼是8号,崔胜铉订了7号的飞机。想了想觉得反正是要回去的,早点走吧,匆忙收拾了一下就直奔机场就买了最近的飞机票飞回韩国。
临上飞机前给秀赫发了个短信说了自己大概到的时候,让他来接自己,就关了机。

9、
权志龙接到李秀赫电话的时候是半夜,秀赫电话里有点急,权志龙有点听不懂李秀赫在说什么,李秀赫说什么他没接到崔胜铉,他说什么崔胜铉坐的那班飞机出事了,他说什么崔胜铉…李秀赫在说什么?!李秀赫到底在说什么?!权志龙不想听懂了,干脆地吼了一声“西八李秀赫你在说什么?”
对面安静了。
半晌,李秀赫说他在机场。
权志龙连睡衣都没换,裹了件大衣,穿了双拖鞋就奔出了家门,他的心从来没有哪一刻跳的这么快,开车疾驰到机场的时候,权志龙一直在打电话给崔胜铉,得到的也一直是冷冰冰的那句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权志龙一直在期待崔胜铉会笑着站在那里,带着点调皮的小幼稚说权志龙,你被骗啦,很担心我吧,哈哈哈哈。然后他可以顺势一个拳头砸在那人身上,可是…没有。
半夜的机场很冷,人也很少,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李秀赫。
他突然不敢过去,他突然想起前几天的那通电话,权志龙想如果他没央求崔胜铉回来,他是不是…就不会出事。
他不敢过去,可李秀赫很快就看到他,李秀赫朝他走去,权志龙呆在那里,他想逃跑,李秀赫的每一步都仿佛在告诉他崔胜铉不在了,他想逃跑,他不想知道!可是他却动不了。
李秀赫走到他跟前,给了他一拳。
他说,权志龙你为什么要结婚,结婚就算了为什么要叫胜铉哥回来。权志龙你一直都知道胜铉哥喜欢你,你为什么这么残忍。现在好了,崔胜铉不在了,你可以放心地去结婚了,不用感到愧疚。
说完李秀赫就走了。

10、
权志龙一个人坐在机场的角落,从半夜坐到清晨,手脚冰凉,他又一次想起了和崔胜铉的这十几年。从哭到笑,再从笑到哭,最后号啕大哭。
他想,崔胜铉个大笨蛋!他说他要结婚了崔胜铉怎么就不能说一句不要结婚吗?
他想,崔胜铉真是个大傻子。
他想,崔胜铉真的是个大呆子,自己都要结婚了还问自己要什么礼物。

他想…
崔胜铉了。

他想,这么些年。去他妈的友情,去他妈的一辈子挚友,我喜欢崔胜铉,我爱崔胜铉,我…想他,想和他在一起,想到发疯。

11、
崔胜铉从通道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权志龙号啕大哭的样子,他心里很纳闷,怎么自己回来了志龙哭成这样。他很纳闷,很纳闷。
于是他先打了个电话给李秀赫,李秀赫不接。崔胜铉想去他妈的李秀赫,让他来接自己结果让权志龙来,现在连电话都不敢接。
认命地走向权志龙,抚上他的肩膀,轻声喊了句志龙。
权志龙立马止住了哭声,转过头,他知道自己很糟糕,很糟糕,崔胜铉是他唯一的一根稻草,他要抓住,一定要抓住。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扑进崔胜铉的怀抱,语气戚然“哥,你回来看我了吗,哥,你是不是看我最后一眼就走了。哥,你能不能不要走。哥,我喜欢你啊。哥,崔胜铉!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崔胜铉在权志龙扑进他怀里的时候就懵了,啪的一声行李背包都摔在了地上,忙不迭地伸手接住了他。接着权志龙的几句话让他更懵了,志龙在说什么,崔胜铉似懂非懂,他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点什么重要的东西。
权志龙抽抽噎噎了很久,崔胜铉也只能这么抱着。安静了良久,闷闷的声音从崔胜铉的胸膛处发了出来“哥,你这个灵魂逗留的时间好长,哥。我喜欢你。我想你,你别走。”崔胜铉更懵了,他一把把权志龙的脑子从自己怀里拎出来,瞪大了眼睛说“权志龙,你说什么灵魂?”
权志龙这会子才觉得不对劲,他开始摸摸崔胜铉这,摸摸崔胜铉那,然后他也瞪大了眼睛“哥,你没死?!”
崔胜铉委屈了,怎么几天不见权志龙就想自己死了呢?崔胜铉瘪瘪嘴,很委屈。明明刚刚志龙还在和自己表白呢。
崔胜铉很委屈。

12、
后来崔胜铉才知道真相,彼时的他已经和权志龙在一起了。
但是想到权志龙那天带着红印的脸颊,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李!秀!赫!
拍着戏的李秀赫接到崔胜铉的电话的时候很谄媚,他最近一直提心吊胆,为了打权志龙的那一拳,但是他安慰自己说要不是自己现在崔胜铉还抱着悲苦的心情看权志龙结婚,于是他释怀了,他想着他哥肯定不会跟他计较的。
可是,他估错了崔胜铉。
“秀赫,听说你说我死掉的那天还揍了志龙…”
李秀赫表示阿西吧。
“哥,我错了,我给你跪下,我错了!要不我让你打回来?”
“秀赫啊,打就不必了,这么多年感情了,我相信你也不是故意的…”秀赫放松了口气,紧接着崔胜铉又说“但我最近啊,看中了一幅画…”
李秀赫想真是阿西吧!“哥,你自己玩手机玩的忘记了时间,错过了那班飞机,乘了下一班,那我是不是以为你出事了要告诉权志龙的啦?而且我没揍他,我就…”
“嗯?”崔胜铉一个低低的阴测测的嗯让李秀赫立马闭了嘴“好的,哥,我给你买回来。”
李秀赫想,算了,自己也算红娘了,就当给他们的新婚贺礼吧。
谁让他是世上最好的兄弟呢。

13、
权志龙理所应当地没结成婚,也不知道他怎么和女孩子讲的,反正就和和平平的。
后来的后来,权志龙想幸好是崔胜铉啊,幸好没有错过他。
幸好幸好。

end.


“我走的时候,你就别来送我了”

“我怕…你会哭”

“我怕…我会哭”

—崔胜铉